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上段戀情,全心的投入,結果很受傷,於是這次戀愛怕受傷,就很保留。這意味著:上次那個傷你的爛人,得到最完整的你,而這次這個發展中的情人,得到個很冷淡的你。我知道你是保護自己,但這若是做生意,你這店一定會倒的。永不再來的惡客,得到了最好的服務,而新客上門,卻備受冷落,這店怎麼不倒? 因為全心愛一個人,而感覺到自己正在活著,這就是我們從愛情中得到的最大的回報了。 突然發現愛已消失時,往往無比錯愕,不懂發生了什麼。這是歲也可百般逼問,但逼問恐徒增難堪而已。我對此刻的建議是:坐下深呼吸,閉目回想當初這愛降臨時,其實也是何等的不明白,沒道理。怎麼來就會怎麼去,這樣的悠然回首後,也許能醒悟愛的本質就是如此,然後就放開了。 不是在幸福的時候,反而,很遺憾的,是在不幸的時候,我們才更有機會,探知自己能夠愛到什麼程度。 一朵雲裡的兩滴雨,戀愛了。旁邊別的雨滴很冷淡,反正很快要掉落,何必呢。但這兩滴雨,還是要戀愛。不久這天到來,雲變成雨,一滴滴紛紛掉落。而戀愛著的這兩滴雨,擁抱在一起,往下掉,他們準備好要掉在地面,消失不見,但就在消失前,他們從兩滴變成了一滴。 你要擁有他?真好,只是,你能擁有它的什麼呢?你能擁有它的疾病嗎?你能擁有它的疤痕嗎?你能擁有它的回憶嗎? 其實,一切最後都是記憶,所以,請盡量正確地記憶:如果不是戀愛,就不要記憶為戀愛;如果不是吻,就不要記憶為吻:而如果是真的愛,那當然,萬勿錯過,就一定要記憶為:愛。 看到別人做的不好時,也許會暗爽在心,得到一種“我比他聰明”的優越感。但真正聰明的人,是觀察別人為什麼做不好,然後警惕自己,盡量不要犯相同的錯,那些只愛發出噓聲的人,應當是打算一直在台下當觀眾,而那些警惕自己的人,則是在準備:有一天要站在舞台上。 你以為你對他的想念,已經到了極致,已經不可能想念得更多了。記過,在某一個意想不到的時刻,你有成功地比原來想他的程度嗎,在更多想念他一點點。 為什麼要鼓吹第一名呢?為什麼要把第一名解釋成光榮的意義呢?世界很大,可做的事很多,為什麼要鼓吹只有極少人能得到,得到了也代表會幸福的東西?那些第一名,總有一天要面對不再是第一名的日子。 你戀愛了,只有你愛的人有時並不真的存在。他可能只是一堵無辜的白牆,被你狂熱地把你心裡最嚮往的愛情電影,全部在他身上投影一遍。 森林不殘酷嗎?有災病獵殺,但動物仍美好著。宇宙不殘酷嗎?荒寂無回應,但星辰仍美好著。世間也殘酷,有生離死別,會井干路絕,但人仍美好著。所以,我仍能貯存殘酷中的善意,如貯存蛛網上的露珠、地層下的琥珀……我知道陌生人未必慈悲,但若能遇到,我就珍惜貯存,因為還有來日。 對方說:“我已經不愛你了。”你著急了,脫口而出:“沒關係啊!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啊!”說完,你忽然哭了,不是因為傷心對方不愛你了,而是因為這一瞬間,你猛然醒悟,自己已經成為愛情的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