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從家到單位,不遠。原本十幾分鐘的路,因為大霧硬是走了將近半小時。濃霧深鎖的世界,一切都是灰濛濛,甚至有幾個低窪的路段成了霧的集結地。 這是我經歷的最長時間的大霧天氣,面對久而不去的濃霧,我再一次發楚了。聽得見車喇叭,需要到跟前才能隱約看到昏黃的危險報警燈,神經高度緊張。高速路的匝道路口擠滿了等待放行的各式車輛,就在我來的方向,一個拖著塔吊的龐然大物也在趕來——一定是周圍某路段出現了險情。 然而霧氣終於散去,亮得有些刺眼但畢竟掙脫厚重的遮擋而露出輪廓的太陽,我始終認為是風起到了關鍵作用。低矮的松柏晃動它們臃腫的身軀,殘留的小草葉子可憐巴巴地抖動那份因了霧氣而沉重的肢體,沒有了葉子的高大的白楊樹,淒慘慘將那些光禿禿的枝椏遙向正上方的天空,好像去迎接那並不太明顯的陽光而每每只能以失敗告終。 風,正從西北呼嘯而來——昨日裡霧的情懷看來就要變成風的陣地了。朦朧的天空,那不是霧的蹤跡,而也許是風帶來的揚塵。終於用流動的兇猛擠佔了靜止的憋悶。轉過彎,迎面正一陣風吹來,衣角緊跟著掠起,週身的熱量以能分明感覺出來的速度在迅速消散。 風,很高,近似呼嘯的陣勢,風,很猛,幾乎是被什麼人痛快地吹出一口憋了很久的氣息。沙子終於被飄起,唰啦唰啦從身旁掠過,辟里啪啦撞擊窗上的玻璃。冬,正用了它的使者——風在宣告冷的意圖,在它的來臨之前,掃蕩一切輕浮,用硬朗朗的冰冷來迎接它的聲勢浩大的進軍隊伍……這被掃蕩的,當然包括試圖盤踞的霧氣。 風,是恬淡的,儘管沒有春天時的濃烈,也沒有夏日意料不到的驚喜,甚至就連秋天時的豪放都被季節隱去,留下一個更加痛快的乾淨的外殼……但它的恬淡也也從來沒有向現在這樣淋漓盡致。它飄的那麼高遠,聲音那麼偉岸,陣陣湧起如濤聲的雄壯此刻正擷取一份屬於它自己的剛烈。它想吹散浸漫在土地上的霧氣,又想吹走雲的遮蔽,讓很久沒有接受熱量的世界能夠得到更多一些陽光的呵護,儘管它也是冬的使者——使命若何,唯有風知道。 但窗前浸著幸福的我的眼,畢竟蒙了感激——不再消受來自霧的襲擾,也不再看落葉紛披的街景而悶悶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