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山崗,沉默的墓碑 如柴扉緊閉,風雨不歸,在陰陽交匯的野地居住著我的先人。 一些亂石堆砌的山崗,雜草瘋長,連同那些游離的風都在漸漸剝離,抽出新芽。山楂、刺槐及蓬亂的鳥窩,虛擬的空間一些生存的符號。 而冷峻的岩石,閃爍幽冥的光芒。謙卑與失落、高傲與張揚、尊貴與榮耀猶如蝶翼之舞蹈,美麗而虛幻。我們是一縷風、一粒雨、一撮塵、一片泥,走進無窮之門,讓生命生生不息。 面對墓碑,我的靈魂在無極之野沉寂。 面對荒涼,我的心在鄉村綻放。 我知道,這片墓地是我夢想的花園,是我悲傷的歸宿,是我思想的終極。懷揣悲愁的思想者啊,就這樣靜靜躺在山崗,讓後人憑弔。 一隻飛翔的紙鷂,棲息在祖先的墓碑。 一個流浪之人,停止了漂泊。 在故鄉、在山崗,我叩擊了祖先的心房。 荒野,一素招魂的旗幟 在荒野,流浪著一支動人的歌謠,一位土家小伙隨江出海,多情的姑娘翹首盼望,凝成了山巔的岩石。淚水化作的山泉啊,滋潤了我枯竭的愛情。 舉一旗旛,在高原的深處疾走,隨花香尋找我可愛的姑娘。而時間之門未開,我的視線穿不透時空的厚度。 像風融入了風,石頭融入了石頭,雪融入了雪。大雁穿刺的天空,留下了藍藍的夢境。 在荒野,我迷失了路途。 在荒野,我丟失了愛情。 儺歌輕吟,儺舞舒展,一素旗旛在高原的深處招魂。 沿河而走,去尋化蝶之精靈,我不想讓流浪的歌謠再次憔悴。 我只能做愛情的苦行者,在梵音瀰漫的殿堂化解內心的情結。 禪意已定,心已安寧。 孤獨的墳頭,升起了裊裊的青煙。 一隻鳥,飛過墓地的天空 一縷迷茫的青煙飄過山脊,山坳的墳塋籠罩憂鬱與神秘。闊大的天宇,恢弘,亡魂招搖如磷火的舞蹈,在山村蔓延。 一張紙錢、一柱香代表寂寞與思念,讓沉痛與哀戚、浪漫與幻想植入春天的土壤,希望在田野鋪展,那些憂戚的花朵並隨陽光而動。 落日輝煌,朝露的靈性在山峰旋回、撞擊。一匹馬,闖進了荒野。一隻鳥,飛過了墓地的天空。霧露重重的墓地,讓我想起了前世今生。 衣衫飄拂,巖畫的影子,勾勒鄉村的背景。 青竹淚痕,鐮刀的姿勢,詮釋生命的圖騰。 一隻鳥,就這樣飛過了墓地的天空。 文章來源:*戀上水瓶是一種癮* |新星出版社 | 天使之城 |許知遠的BLOG | June |邱新亮 | 李方的BLOG |Work in Progress | 邊走邊看 |達文西張的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