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上段戀情,全心的投入,結果很受傷,於是這次戀愛怕受傷,就很保留。這意味著:上次那個傷你的爛人,得到最完整的你,而這次這個發展中的情人,得到個很冷淡的你。我知道你是保護自己,但這若是做生意,你這店一定會倒的。永不再來的惡客,得到了最好的服務,而新客上門,卻備受冷落,這店怎麼不倒? 因為全心愛一個人,而感覺到自己正在活著,這就是我們從愛情中得到的最大的回報了。 突然發現愛已消失時,往往無比錯愕,不懂發生了什麼。這是歲也可百般逼問,但逼問恐徒增難堪而已。我對此刻的建議是:坐下深呼吸,閉目回想當初這愛降臨時,其實也是何等的不明白,沒道理。怎麼來就會怎麼去,這樣的悠然回首後,也許能醒悟愛的本質就是如此,然後就放開了。 不是在幸福的時候,反而,很遺憾的,是在不幸的時候,我們才更有機會,探知自己能夠愛到什麼程度。 一朵雲裡的兩滴雨,戀愛了。旁邊別的雨滴很冷淡,反正很快要掉落,何必呢。但這兩滴雨,還是要戀愛。不久這天到來,雲變成雨,一滴滴紛紛掉落。而戀愛著的這兩滴雨,擁抱在一起,往下掉,他們準備好要掉在地面,消失不見,但就在消失前,他們從兩滴變成了一滴。 你要擁有他?真好,只是,你能擁有它的什麼呢?你能擁有它的疾病嗎?你能擁有它的疤痕嗎?你能擁有它的回憶嗎? 其實,一切最後都是記憶,所以,請盡量正確地記憶:如果不是戀愛,就不要記憶為戀愛;如果不是吻,就不要記憶為吻:而如果是真的愛,那當然,萬勿錯過,就一定要記憶為:愛。 看到別人做的不好時,也許會暗爽在心,得到一種“我比他聰明”的優越感。但真正聰明的人,是觀察別人為什麼做不好,然後警惕自己,盡量不要犯相同的錯,那些只愛發出噓聲的人,應當是打算一直在台下當觀眾,而那些警惕自己的人,則是在準備:有一天要站在舞台上。 你以為你對他的想念,已經到了極致,已經不可能想念得更多了。記過,在某一個意想不到的時刻,你有成功地比原來想他的程度嗎,在更多想念他一點點。 為什麼要鼓吹第一名呢?為什麼要把第一名解釋成光榮的意義呢?世界很大,可做的事很多,為什麼要鼓吹只有極少人能得到,得到了也代表會幸福的東西?那些第一名,總有一天要面對不再是第一名的日子。 你戀愛了,只有你愛的人有時並不真的存在。他可能只是一堵無辜的白牆,被你狂熱地把你心裡最嚮往的愛情電影,全部在他身上投影一遍。 森林不殘酷嗎?有災病獵殺,但動物仍美好著。宇宙不殘酷嗎?荒寂無回應,但星辰仍美好著。世間也殘酷,有生離死別,會井干路絕,但人仍美好著。所以,我仍能貯存殘酷中的善意,如貯存蛛網上的露珠、地層下的琥珀……我知道陌生人未必慈悲,但若能遇到,我就珍惜貯存,因為還有來日。 對方說:“我已經不愛你了。”你著急了,脫口而出:“沒關係啊!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啊!”說完,你忽然哭了,不是因為傷心對方不愛你了,而是因為這一瞬間,你猛然醒悟,自己已經成為愛情的乞丐。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初春的大地還帶著幾份寒意,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大地上還是一片枯黃。綠色還未能成為此時的主色調。清晨我們走出市區,一路向南,向著合作市郊的南山林區進發。它距離市區直線距離不足十公里的行程,這裡有一片天然形成的森林,其面積不算很大,估計佔地三千多畝,海拔三千米左右,樹種主要以白松、油松為主,還夾雜著部分柏樹及高山小灌木,如黃刺、黑刺、高山杜鵑及其他一些不知名的小喬木,這裡除了高大筆直的松樹外,其他的樹種大多不高,高的不過七八米,低的也就二三十公分。 沿著彎曲的鄉間小道不斷行進,時兒在溝壑中,時兒在山脊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徒步,此時我們已經來到了林區的腳下,眼前一片蒼萃、一片墨綠,一股清新淡雅的松香氣息輕輕向你襲來,真令人心曠神怡,心緒激盪,抬頭仰望,高聳挺拔的松樹直入雲端。顯得那樣雄偉,那樣壯觀。從山下到頂峰,距離雖說不算多遠,但道路卻曲折陡峭,各種植物生長的很密集,真可謂是荊棘載途,道路險峻。沿著林間彎曲的小道艱難的向上攀登著,時不時停下腳步,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彷彿心臟都要奔竄出來似的,一路氣喘吁吁,伴隨著激烈的心跳聲,不得已只好停不腳步休息一會兒,也就是在這休息的間隙之間,才能給視覺一點機會,飽覽這林間優美的景致,樹木那高大粗壯的軀幹,錯落有致的展現在你的周圍,密集的枝條將藍天、白雲和陽光全都阻擋在外面,沒有幾縷陽光可直射到林地來,走進森林裡顯然要比林外陰暗了許多,潮濕了許多,也溫暖了許多。樹下那早已換上一身鮮艷綠裝的苔蘚,厚厚實實地圍繞在樹根下,一腳踏下去綿綿軟軟,好似地毯一樣,讓人不願抬起腳步向前行進。再看林間的空地上處處都是從樹上掉落下來的松塔和早已枯黃的松針,密密麻麻地鋪蓋在地面上,灌木叢中密佈的枝條不時會阻擋你的去路。這裡既有參天的大樹,也有剛剛破地而出的小樹苗,既有已經歷了幾年風雪冼禮已經長成一二米高小樹,也有幾米乃至一二十米甚至幾十米高大的樹木。那高聳雲端的參天大樹的根系深深地扎入大地之中,根深蒂固,其深度難以探尋,有的根系確裸露在地表之上,其根系相互交織在一起,它們粗大而有力,一棵高度不過三十多米,直徑不過三四十公分的樹木,其根系佔地面積就得需要幾十平方米的地域供其使用,是啊,沒有這樣的地域,又怎能滿足於它們向上延生的需求哪!沒有了堅實穩固的根基,又怎能長成今日的參天大樹哪。它們懂得如何因地制宜,因勢利導,或深深扎根於泥土之中,或因地勢堅硬而向四周拓展其根系。森林中也有竟爭,你看那棵因為周圍過於密集而失去了生存空間,只有乾枯的軀幹立在那裡,再看那棵因根基不穩早以橫臥在叢林之中直到腐朽。但我們看到更多的,確是它們在充滿生機的和諧氛圍之中茁壯成長,它們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在有限的空間裡相伴而生。在這一片樹林中,生長著幾十種及至上百種植物,有灌木、喬木及草本植物,以及各種菌類。 除此之以,這裡還棲息著許多禽類、獸類及昆蟲類生物。森林成了它們生活的天堂,不信你聽,林中傳來各種鳥鳴聲,時兒優雅、時兒清脆、或獨奏、或合唱,此起彼伏,好不熱鬧。有時還會傳出幾聲動物的鳴笛聲,常去野外郊遊的人說,那是香麝(又稱香獐子)的叫聲,順著聲音尋找過去,然而只聞其聲,難覓其影。著實令人有點遺憾,但畢竟還是聽到其聲了,至少說明這裡有它們的身影。其數量幾何,就不可而知了。真希望它們的群體能夠壯大起來,繁衍下去。因為這裡原本就是它們與羚羊等動物的棲息地,古老而永遠的家園,它們才是這片大地上真正的原始主人。曾幾何時它們的身影一度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如今,人們時常會在野外偶爾能夠目睹它們的身影,雖然數量還不多。但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見到它們成群結隊的身影展現在人們眼前。其實,我們原本就可以與其和諧相處在同一片藍天下的。 登上山頂,明媚的陽光又照射到我們身上。站在頂峰,心潮澎湃,一陣清風吹過,一路的艱辛早已化為烏有。北坡下是那鬱鬱蔥蔥的森林,南坡下還是那泛著金黃色的草地,沒有了一棵樹木。沿著山脊望去一條明顯的界限將它們分開,各自生活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涇渭分明。而它們確很少去侵佔不屬於它們的空間。這難道不是和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