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從家到單位,不遠。原本十幾分鐘的路,因為大霧硬是走了將近半小時。濃霧深鎖的世界,一切都是灰濛濛,甚至有幾個低窪的路段成了霧的集結地。 這是我經歷的最長時間的大霧天氣,面對久而不去的濃霧,我再一次發楚了。聽得見車喇叭,需要到跟前才能隱約看到昏黃的危險報警燈,神經高度緊張。高速路的匝道路口擠滿了等待放行的各式車輛,就在我來的方向,一個拖著塔吊的龐然大物也在趕來——一定是周圍某路段出現了險情。 然而霧氣終於散去,亮得有些刺眼但畢竟掙脫厚重的遮擋而露出輪廓的太陽,我始終認為是風起到了關鍵作用。低矮的松柏晃動它們臃腫的身軀,殘留的小草葉子可憐巴巴地抖動那份因了霧氣而沉重的肢體,沒有了葉子的高大的白楊樹,淒慘慘將那些光禿禿的枝椏遙向正上方的天空,好像去迎接那並不太明顯的陽光而每每只能以失敗告終。 風,正從西北呼嘯而來——昨日裡霧的情懷看來就要變成風的陣地了。朦朧的天空,那不是霧的蹤跡,而也許是風帶來的揚塵。終於用流動的兇猛擠佔了靜止的憋悶。轉過彎,迎面正一陣風吹來,衣角緊跟著掠起,週身的熱量以能分明感覺出來的速度在迅速消散。 風,很高,近似呼嘯的陣勢,風,很猛,幾乎是被什麼人痛快地吹出一口憋了很久的氣息。沙子終於被飄起,唰啦唰啦從身旁掠過,辟里啪啦撞擊窗上的玻璃。冬,正用了它的使者——風在宣告冷的意圖,在它的來臨之前,掃蕩一切輕浮,用硬朗朗的冰冷來迎接它的聲勢浩大的進軍隊伍……這被掃蕩的,當然包括試圖盤踞的霧氣。 風,是恬淡的,儘管沒有春天時的濃烈,也沒有夏日意料不到的驚喜,甚至就連秋天時的豪放都被季節隱去,留下一個更加痛快的乾淨的外殼……但它的恬淡也也從來沒有向現在這樣淋漓盡致。它飄的那麼高遠,聲音那麼偉岸,陣陣湧起如濤聲的雄壯此刻正擷取一份屬於它自己的剛烈。它想吹散浸漫在土地上的霧氣,又想吹走雲的遮蔽,讓很久沒有接受熱量的世界能夠得到更多一些陽光的呵護,儘管它也是冬的使者——使命若何,唯有風知道。 但窗前浸著幸福的我的眼,畢竟蒙了感激——不再消受來自霧的襲擾,也不再看落葉紛披的街景而悶悶不樂。

| 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朦朧中,落雨了。 雨打濕了我的夢,也打濕了我的思緒。恍惚中覺得雨絲如簾,不斷地注入腦海、注入心肺,猶如山裡清新的空氣與爽然的風一樣,盡情地清洗著久居城市污染的五臟六腑,淨化著靈魂中無奈卻又不安分的污垢。 山裡的雨,說來就來。昨天還是艷陽天,同參加湧泉文學筆會的文朋詩友們一起在風和日麗中爬劈山,登齊長城,游湧泉,參觀孟姜女故居紀念館,從早到晚都沉浸在優美的自然環境和悠久的歷史文化意境中,所見所聞無不讓人感歎和興趣盎然。至夕陽下山,都毫無下雨的跡象。夜幕降臨,萬籟俱寂,山影、樹影、農舍,都淹沒在茫茫無邊的黑夜裡,只有天幕上那些如湧泉水洗過的星星閃閃爍爍,似在相互親切交談眨著眼睛。深夜了,偶而傳來幾聲布谷鳥的啼鳴,更突顯出大山的寧靜與安謐。而我們居住的幾套山莊別墅裡卻燈火闌珊,大家還在吟詩答對,歡聲笑語在寂靜的山谷裡迴盪、洋溢、瀰漫。淳樸的農家小院裡,磨盤支起的石桌、石凳上,一壺山泉茶讓大家讚不絕口,個個毫無倦意,興致勃勃的文友們誰也沒感受到“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蛛絲馬跡。 躺在乾淨、舒適、潔白如玉的床鋪上,我捧著文友贈送的書籍翻閱著,分享著他們豐收的成果與智慧,思緒在他們字裡行間裡跳躍、飛翔著漸漸進入了夢鄉。懵然,風蕭蕭,雨沙沙,窗外傳來了風雨的合唱。夢中彷彿耳旁鳴奏起蕭邦的《雨點進行曲》,雨絲、雨點構成了渾厚、清麗的五線譜音符,盡情地在大地琴盤上跳躍舞蹈,大山的夜滋潤起來,大山所有的生命都鮮活起來,風情萬種起來……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且無。” 聽雨是一種享受,如詩如歌的吟詠更給人留下了無限想像的空間。無限想像的世界比有限的視覺世界大的多,甚至是無法比擬。此刻我想起一位哲人的名言:“閉著眼睛比睜著眼睛看得更遠更深刻更遼闊。”因為他是用心和思想去觀察和遙望世界的。在這茫茫無際的風雨之夜,我竟然看到了:綠葉在黑夜的雨中盡情的舒展;五顏六色的花苞競相怒放;鳥兒在巢穴裡聽雨喃喃細語;蟲兒在樹下草叢裡吟詠低鳴;森林在風雨中起伏如波;群山在夜雨裡起舞如濤;汗水淋漓的劈山從遠古走來了;情深意長的湧泉唱起來了;濕漉漉的齊長城象龍一樣舞了起來;千年的古樹如村頭拉呱的百歲老人交談起來;齊兵營的篝火燃燒了起來;孫臏歇馬堂的油燈亮了起來;孟姜女故居的紡車轉了起來;風雨在墨黑的夜幕上將幾千年的歷史畫卷排列著,浮現著,亦遠亦近、亦真亦幻、起伏跌宕、波瀾壯闊的展現著…… 相傳,二千年前,也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裡,從臨淄齊國的都城走來一位尋夫的剛烈女子,劈山齊長城腳下風雨交加,夜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崎嶇泥濘的山路上,齊女踉踉蹌蹌跌跌撞撞的摸索前行,樹枝撕破了她的衣衫,山石劃破了她的肌膚,山風山雨沒能阻擋住一個嬌弱女子千里尋夫的決心,山林狼嚎也沒有嚇到一個弱女子前進腳步,然而,深谷山澗的灌木雜草淹沒了人煙稀少的羊腸小道,路在哪裡?渾身濕透飢寒交迫的弱女子迷失在深山茫茫的黑夜裡,正在她呼天天不應,呼地地無聲之時,突然前面升騰起一道道光環,齊女迷迷糊糊掙扎到跟前,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巨石,便昏昏沉沉睡在了上邊,第二天早上,雨過天晴,齊女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一家人家的土坑上了。一位老奶奶笑容可掬的正端著一碗稀粥餵她呢。老奶奶見她甦醒過來,高興的喊道:“他爹,閨女醒了!”繼而,對齊女和藹的說:“閨女,別怕,你病了,俺姓孟,今早晨出門見你睡在俺門前的臥佛石上,全身都濕透了,渾身燙的厲害,這才和他爹把你抬進來,孩子,別急,慢慢養著,好了再說,這裡就是你的家。”齊女含著淚水說:“大娘,大爺,謝謝您們!我姓姜,臨淄人,是出來尋找夫君的,不想迷失病倒在劈山,今日承蒙相救,孩兒終生不忘,粒米情,滿囤還,滴水恩,湧泉報。自今日起孩兒就是你們的閨女,兩位老人就是我再生父母了。”自此一段孟姜情緣在劈山齊長城下傳開,孟姜女的故事也開始從這裡向外流傳…… 流年似水,白駒過隙,彈指間的這個二千年後的風雨夜我們與孟姜女相約在劈山下,湧泉邊,彷彿透過雨簾,隱約聽到天際傳來笙歌弦響,孟姜女故居的油燈點亮了,孟姜女從畫框裡飄然而下,看她袖裙飄拂,仙風洋溢,慈眉善眼,秋波流慧的走出孟姜宅,來到院中淚池旁邊,揮袖將淚水和雨水編織在一起拋向夜空,霎時一縷七色的光束照亮了劈山,劈山頂上高懸起一彎絢麗的彩虹。是夢,非夢。這是兩千年來人民夢寐以求的願望和嚮往啊! “咸陽橋上雨如懸,萬點空濛隔釣船。” 雨是一種奇怪的尤物,雨是大自然給生命的信息。它不但可以觀賞,而且可以傾聽,還可以品嚐。雨是心情的靈感,奇妙而又深奧。雨不但能滋潤人的情感,引發人們沉澱於心底的思緒,而且能給生命煥發青春的蓬勃和靚麗。當你高興時,它是一首歡快的樂曲,給你歡愉、給你激情、給你奮發向上的慾望和樂趣,使你頓感世界的明麗與生活的美好;當你落寞時,它是一首憂傷的詩,失戀的歌,往往使人淚水與雨水相融,情與愁交織,形成一張無奈憂傷的網,給人無限的惆悵。伴隨著季節的變化雨也更新著雨的情調和內容,春雨:充滿了渴望,充滿了萌動,充滿了清新,充滿了蓬勃;夏雨:充滿了企盼,充滿了熱情,充滿了繁榮,充滿了昌盛,有時也充滿著放縱與汪洋恣肆;秋雨:充滿了深情,充滿了纏綿,充滿了依戀,充滿了思緒,有時也充滿著傷感與蒼涼…… 山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思緒中毫無睡意,索性推窗聽雨,迎面一股涼氣襲來,幾滴雨絲掛在臉上流進嘴中,細細品嚐,甜絲絲的,頓感愜意。雖然煙霧與水霧和夜幕交織在一起將視線完全蒙著,即看不到遠山,也看不見近景,但通過雨聲我已感覺到雲蒸霞蔚的劈山被山雨清洗的挺拔清秀、魅力無窮;感悟到湧泉的嫵媚靈秀、清新靚麗;劈山夜雨中再也不會有人在山路上掙扎;齊長城的烽火台上再也不會有烽火浪煙升起;此刻煙雨中的劈山和湧泉,正瀰漫著濃濃的情意和升騰著甜蜜的夢! “雨過松香生客夢,萍開水碧見雲天。”“水光瀲艷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我深信:明天劈山的彩虹一定會更加絢麗!明天湧泉的笑靨一定會更燦爛! 朋友!明天約您再登劈山,遊覽齊長城可好! 朋友!明天邀您拜訪湧泉,拜祭孟姜女故居可行!